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競賽種類介紹]2017臺北世大運柔道競賽介紹(七)
發佈日期 : 2017-01-03

陳中興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同分局秘書室主任

莊永生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訓練科技術教官

 

同化主義下的柔道發展

臺灣在受內地主義政策之下,教育制度與學程均與日本內地相同,所以在學校體育課程亦將柔道與劍道列為必修項目,並隨著戰爭人力需求,日本深切體會「強國必先強種」所以在教育中非常注重體育科目。1929年總督府在文教局學務課下增設了「體育系」,用來推廣、普及、獎勵體育的發展,這段時期,可以說是日本統治臺灣體育發展的全盛期,體育成為日本帝國主義教育政策重視的一環,形成在學校體育中,以國防體育為主的軍國主義教育色彩,已愈來愈濃,不僅內地如此,臺灣亦然。在1939年,總督府修正學校規則,將武道(柔道和劍道)列為高學年男生體育課程項目,除了修練身體、也注重精神薰陶,傳授武士道的「忍」、「專心」、「修身自律」的精神。如同柔道創始人嘉納治五郎之遺言所示,與黃滄浪經常告訴學生一些學習柔道道理(黃武雄等,2007):

 

(嘉納治五郎)柔道能使身心力量發揮到最理想、最有效的方法。由於不斷的磨練,在學習攻擊與防禦當中,都可以做為身心鍛鍊與人格修養,而在長期訓練中,很明顯地自己可以培養成這種精神。藉此人類可以培養其高貴的人格,進而服務社會,盡其所能貢獻於全世界。這是有志練習柔道者的最終目標。

 

(黃滄浪)「武德」、「禮貌」、「堅忍」是柔道的生命,也是柔道的傳統精神。其中以「武德」最為重要,真正學柔道是為了健身、自衛、砥礪情操和保護人民,絕不是拿來意氣用事、爭強鬥狠,凡是學習柔道造詣越高,個人的品格修養也相對的越深。

 

日政府對於學校體育教育之訓練要求必須具有武士道精神外,另外亦將武士道精神之紀律、秩序、整潔的要求貫徹在整個社會之中。例如,日本人要求農民栽種甘蔗苗,必須像軍隊般整齊排列,臺糖退休總廠長蔡文龍回憶,製糖會社主動派出職員,教導臺灣蔗農先將三寸長竹枝依序連接放在田裏,再依序拿起來,在遺留空位上依次插入蔗苗,如此反覆做完,放眼看去就是蔗苗排隊。同時執法者亦能以身作則,因此社會上無形中有股規範,約束人民有個價值觀「不會去做丟面子的事,形成知恥的文化」,臺灣社會被嚴格管制,久而久之,使人民養成習慣(殷允芃等,1994)。又如,鍾肇政在中學時上武道課時,學校要求除了訓練武道技術之外,更要學習正坐,因為「正坐也是武道修練的重要項目之一」,日本人的特色就是能正坐,不論男女,從小就被訓練正坐,也只有正坐,臍上丹田才能用力,集中精神,所以能閉上眼睛也知道敵人從哪個方向砍過來,這就是精神集中的結果,皇軍之所以世界無敵,主要原因也是靠這個修練的,既然作為領導六百萬島民走向皇民化大道的人物,應該多加修練,才不愧是一個大日本帝國臣民(鍾肇政,2005)。從而可看到軍國主義教育的徹底實施,在學校體育科中,更露骨的呈現出來(蔡禎雄,1995)。這些從臺灣人的立場上來看,它一方面強調皇國民的鍊成,強迫臺灣人去體認日本的民族精神-武士道精神,另一方面徹底去抹殺臺灣人的漢民族性(蔡禎雄,1990)。

 

臺灣文學家鍾肇政回顧就讀淡水中學時,在當時功課中,每週有兩堂武道科,所謂武道科,在一般的中等學校都列為「正課」的,而且多半分為劍道與柔道兩部門,參加哪一種,由學生自由選擇,只是淡水中學不知何原因,沒有柔道而只有劍道,有些較懂事的同學,認為柔道在通常生活上有實用價值,劍道則一無用處,所以對於沒有柔道表示不滿(鍾肇政,2005)。另有謝龍波1935年與1937年就讀嘉義農林學校的陳茂寅,依據當時校方規定,嘉農學生的例行課程有體操及實習課程,除此之外,又另行設置了「武道」這個科目,分為柔道及劍道二項,每個學生都必須選定一個項目修習,同時為配合皇民化運動,學生每日且須朗誦誓詞,其誓詞之內容為:一、我們是皇國民,誓盡忠報效君國。二、我們是皇國臣民,相互信愛協力,以固團結。三、我們是皇國民,培養忍苦鍛鍊力,以宣皇道(黃靜嘉,2002)。並在上課之前必須先向天皇遙拜、擊拍……等儀式。又如嘉義市耆老李教1939年就讀嘉義高等女學校時,學校每個月要利用一個早上到嘉義神社參拜、祈禱日軍武運長久(臺灣省文獻會,1997)。經由這些所實施操作之儀式,正如同Benedict Anderson所提「想像共同體」,當統治者試圖強化被統治者的認同感、歸屬感甚至忠誠度,而藉由柔道運動以其獨特的性格成為當代社會認同建立極為重要的載具。

 

參考文獻 黃武雄等(2007):臺灣百年柔道人物誌(一)。臺北:臺灣身體文化學會。 殷允芃等(1994):發現台灣(下)。臺北:天下。 鍾肇政(2005):八角塔下。臺北:草根。 蔡禎雄(1990):軍國主義政策下之初等學校體育科。國民體育季刊。19期。 蔡禎雄(1995):日據時代臺灣初等學校體育發展史》。臺北:師大書苑。 黃靜嘉(2002):春帆樓下晚濤急-日本對臺灣殖民統治及其影響。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臺灣省文獻會(1997):嘉義市鄉土史料。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資料維護 : 2017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組織委員會
瀏覽數:  
  • 轉寄親友
  • 友善列印
  • 分享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